织梦CMS - 轻松建站从此开始!

免费小说

当前位置: 主页 > 要看小说 >

诡三国_ 第1152章 新卒和旧识-

时间:2021-04-15 16:05来源:网络整理 作者:采集侠 点击:
马月猴年小说诡三国 第1152章 新卒和旧识在线阅读。
广告位API接口通信错误,查看德得广告获取帮助
    春天的天气,说变就变,昨日一天还是万里无云的好天气,今天就变成了阴云密布的雨天,虽然雨势并不是很大,但是依旧足够烦人,淅淅沥沥的,从昨天半夜开始,一直到现在都没有听,就像是一个哀怨的女子坐在窗前,泪眼婆娑,没有大哭,但也时不时的抽搐两下一般。

    就像是现在往长安左近逼近的流民。

    虽然说正常来讲,人的行走速度也不会很慢,但是毕竟流民不全是民壮,还有大部分老幼,拖家带口的更是缓慢,不是这个出了些状况,就是那个有了些事情,时不时的就需要停下来,再加上蒙蒙雨雾,道路也被多人践踏之后一片泥泞,更加湿滑难行,因此整体的行进速度慢的可以。

    流民乱纷纷的就在泥泞的道路当中挣扎,那一点点可怜的布片或是什么家当,便是个破烂也都背负在身上,就仿佛这样做,能够带来一些心理上面的安慰一样,

    行进当中,虽然时不时传出哭喊的声音,但是更多人则是麻木的沉默着,下意识的向前移动着脚步,而在这些流民队列的两边不远处,则是羌人胡骑。

    这些人手持兵刃,或马上或步下,为了不让皮袍淋湿,许多人干脆披着葛布衣服,甚至光着膀子,也谈不上什么队列,同样在泥泞当中挪动,每个人都在喃喃的骂着这个鬼天气,而对于一旁凄惨的流民,这些羌人精壮汉子都熟视无睹,反而是常常抓两个尚有些余力的流民过来,将本该自己战马携带和背负的东西,统统都加在他们肩上背上……

    而在这些足足四五万流民后面的,则是马超汇集起来的万人兵马,打出了号称十万众的旗帜,押着这些流民滚滚向前。

    流民,自然没有什么懂军法的,羌人胡骑同样也没有,所以前后的队列都有些乱,马超也不以为意,反正在行进之间,但凡有乱走乱撞的,都会被拖出来,按在泥地里面,要么鞭,要么杀,也就都老实了。

    至于军纪什么的,马超不在乎。

    反正在西凉的时候,大多数时间也是这个样子,只要上阵的时候能够听指挥,马超在平时也不管这些手下干些什么外快或是什么勾当。

    至于什么精良的装备,配备充足的辎重,再加上什么精细的小队配合,战场上的细节变化等等,马超更是没有考虑。

    在马超心中有这样的几万人,就足够席卷关中了。

    就算这些大部分对于马超来说,可以说都是新卒,还要相互磨合,不过马超也认为,这也没有什么多大的问题。

    再说了,之前羌人胡骑也不是没有什么特别的配合或是战法,不也一样打仗?反正一边打,一边就可以自然磨合淘汰了,如此的乱世,不都是如此么?

    当然,马超也并非完全不懂什么带兵之道,他也和他父亲一样,有些事情都是亲力亲为的,比如要在军列当中前后巡游,对这个呵斥两句,对那个表扬两声,反正总是要让自己随时随刻都出现在自己手下的左右,让每个兵卒都能够感觉道自己的存在,不知不觉当中竖立其在军中的威严,知道马超时时刻刻都在关注着他们,指挥着他们。

    因此行进了两三日之后,这一只拼凑出来的军队,大概也有一些样子了。

    白马羌的日渥基、参狼羌的立谷得,还有冉駹羌的露仸就跟在马超的队列侧面,看着马超前前后后的跑来跑去,三人都沉默着,在马背上摇晃着,不知道在想这些什么。

    在三人后面,还有一些小羌人部落,比如什么青衣羌什么的,但是这些羌人部落的人就更没有什么正规兵卒的概念了,对他们这样的部落而言,能够上马杀人的,就算是战士了,至于其他,再说吧……

    马岱跟在马超身边,回头看了看在左右的羌人胡骑,低声说道:“少将军,虽然这两天没发现这些家伙有什么不对,但是我总是觉得有些不对劲……但是又说不上来……”

    马超哼了一声,用手向前方一指,说道:“长安就在眼前,就这三四天的脚程了!这些家伙动什么心思暂且不管,只要不妨碍老子取长安就成!取得了长安,物资粮草什么都看严了!只要将这些粮草物资都握在手中,量他们也翻不出多大的浪来……”

    马超回过头,瞄了瞄那几个羌人的头领,略带一些不屑的说道:“这些家伙,都是些见风使舵的角色,跟着来不就是为了抢人抢粮么?取了长安,也才会有钱粮财货,要不然就眼前的这些穷鬼,拉回去也就是多几张吃饭的嘴,又有什么多大用处?所以攻取长安,对我们,对他们,目标多少还算是一样的……他们也不会拒绝这一块肥肉……”

    马超虽然年龄不大,却有些敏锐的直觉。他也明白自己不可能一下子就能够得到羌人的无条件的拥护和爱戴,也从未想过能够永远的指挥这些白马羌的日渥基、参狼羌的立谷得,还有冉駹羌的露仸等等其余关系不是很密切的羌人胡骑,他只想着能够借着当下的声势,汇聚实力,假以时日之后,借着关中的物资,扩大自身的部队规模,就算是最后守不住,退下来的时候也能够从容!

    因此,关中这一块地,日后怎么样,马超根本不管,反正现在的形势下,关中越乱,就对他越有利,也只有这样,他才有机会在着乱中获利。

    马岱琢磨了片刻,才点头说道:“少将军说得有理!”

    马超淡淡的笑了笑,说道:“我父亲……我父亲之前说过,人为什么要长腿?就是要用来走,用来跑,用来行动的,若是只懂得待在一个地方,从生到死,那和扎在土里不能动的草芥有什么分别,随时都会被人割去啃食,就像是现在,这群在关中只懂得耕作的农夫,不就是如此么?”

    当然,马腾的话还有下半句,关于人为何要用手的,只不过这下半句难免有些诛心之言了,因此马超也就没有说完,只是用马鞭指了指前方行进的那些流民,继续说道:“看看这些蠢货,好好的一个自由自在的人不当,偏偏要甘心一辈子定在一处,当牛羊当草芥!哈,死了也是活该!来人,加快行进速度,直取长安!落后的,有意拖延的,全都给老子宰了!”

    ………………………………

    雨雾当中,斐潜勒马而立。

    雨水已经将斐潜身上的大氅淋得湿透了,紧紧的贴在甲胄之上,十分的难受。虽然也有油布,但是汉代的油布毕竟不是像是后世的橡胶雨披那样可以彻底防水,像现在这样斜斜乱飘的雨雾,也是无能为力。

    在斐潜身侧,一队队兼程往南的骑兵正在修整,他们都是从阴山兼程而来的老卒,对于不管是日常的行军,还是军纪队列的的把控,已经是轻车熟路,基本上来说都不需要斐潜额外操什么心思……

    这些兵卒一边替战马松松肚带,一边取了葛布,替战马擦去眼屎和雨天糊上来的泥水,如果是晚间的扎营,甚至有条件的话还要替战马洗刷干净,用干布将战马全身上下都擦得干干净净才行。马匹虽然也会游泳,行走浅滩什么的也没有问题,但是马匹却喜欢干净和干燥的场所,才能休息得好。

    片刻之后,黄旭在一侧说道:“君侯,下马歇息吧,前后都安置妥当了。”

    “好。”斐潜环视一周,看了看,然后点点头,这才甩蹬下马,将战马缰绳丢给亲卫,然后在黄旭的陪同下才走到一旁搭好的遮雨棚之下,将湿掉的大氅脱下。

    至于庞统,早就在雨棚里面,脱了湿掉的外袍,正坐在胡凳之上,奋力的绞水……

    临时的遮雨棚很简单,找个不积水的平地,用长矛扎在地面上作为支撑,然后用绳索将布幔固定住,便成了一个简单且方便的临时遮雨棚。

    作为一军统帅的斐潜,话不需要很多,但是行动却要做在前面。

    出发的时候,斐潜便要第一个站起来,休息的时候,斐潜便要最后一个下马,在这样的举动当中,虽然简单,却能让兵卒知道有这样一位统帅在陪着他们,心中自然多了几分的心安,少了几分的怨言。

    能够这样,就已经很好了,至于同一个马勺搅食这样的事情,只能是偶尔为之,并不能天天做,毕竟是上下有别,什么人便该做什么事情,这是斐潜学到的汉代的一种无奈。

    继承了大部分周朝的礼节的汉代华夏人,在这个时代,作为上位者,在一些小事上动不动说一声谢谢,或者是一声有劳,都会很吓人的……

    因为这些话,或者所这些“礼”,是针对于接近于平等地位的人,相互之间才有的,贸然和周边属于从属地位的人做这些客气的话语和举动,除了会带来惊恐的反应之外,不会有什么其他的效果。

    这条所谓平等人权的道路,就连后世都没有能够完全走到,更何况当下才半脱离奴隶制度的汉代?

    礼不下庶人,刑不上大夫。

    早一步到了遮雨棚内的赵云和徐晃站在一旁,拱手行礼:“君侯。”

    斐潜将湿掉的大氅交给黄旭,然后招呼着,说道:“坐,都坐。怎么样,粮草辎重跟得上么?”

    这一次从阴山南下,斐潜就将张济、张绣、张烈三人留在了阴山,主管军事;调了原本在永安的常林去阴山统管民政,而将赵云和徐晃都带了回来。

    常林虽然没有像是贾诩或是庞统一样的计谋百出,但是在沉稳老练上却也不差,因此在阴山周边威胁已经减少,主要就是控制环境卫生,防止瘟疫爆发,协调安置流民生产的这些事情上,还是绰绰有余的。

    原本的蒲子县城的陈睿调永安城担任县令,而蒲子县城则是提了这一段时间在胡人教化上表现卓越的太原王氏的子弟,名叫王凌的来担任。

    斐潜甚至还想调西河的崔均到太原……

    虽然说崔均还没有正式的答复,但是估计问题不是很大,毕竟西河和太原哪一个好,哪一个差,都是一目了然的事情,只不过西河士族子弟偏少,胡人众多,而太原则是士族林立,王温等家族如何平衡调理,更加考验执政能力而已。

    至于赵商,太有能力了,先调回平阳,担任学宫祭酒,在品级上提升一级……

    而作为崔均考虑的,不过是从朝廷正式任命的官职,转为斐潜所任命的官职罢了,换句话说,就是正式的并入斐潜的派系当中来,当然,其实崔均原本就算是半个身子踩了近来,因此来说,全数并入也就是时间问题而已。

    至于西河的太守之位,斐潜考虑让杜远暂时假一段时间看看再说。毕竟杜远这一段时以来,掌管了这么斐潜后勤事务,也基本上没有出过什么差池,再他在平阳也少不了和胡人打交道,到了西河应该也不会觉得有什么不适应,最重要的是,杜远在西河,斐潜便可以将民生政事,胡人教化等等事务扩展开来而不会有什么过程损耗……

    贾衢暂时还不动,就是将他的原本的那个“假”字给去掉而已,毕竟上党壶关是太行山出入口重要的关口所在,没有一个比较可靠一些的人员坐镇,斐潜也不能放心。

    荀谌枣祗在平阳,协调统领平阳的民生政事,至于关中前线这边的事情,自然就主要是斐潜和庞统,还有贾诩……

    嗯,想到了贾诩,这一只大甲鱼溜出去就没有个消息传回来?

    沉水里了?

    这家伙。

    徐晃说道:“亏得君侯远见之明,修整官道,如今车辆辎重还算是跟得上,不过这消耗……若无补充,以某计算,最多还可支撑十日……”

    斐潜点点头说道:“某已向左冯翊派去传骑,让元直准备了,这个不用担心,左冯翊的这些子弟,为保不受流民洗劫,这些粮草还是拿得很痛快的……另外平阳和河东的粮草也会调派一些过来,只不过还需要周转些时间罢了……”

    河东太守王邑见道斐潜将杨彪又给收拾了一番,连忙慌不迭的又筹措了些粮草物资等运送过来,说是劳军,但是其中的意思基本上大家都明白。

    徐晃点点头,表示明白。在阴山待了一段时间之后,徐晃也慢慢的有些后世所描绘的雏形了,少了几分的急躁,多了几分的沉稳。

    “斥候方面呢?”斐潜转头问赵云道。

    “启禀君侯,”赵云拱手说道,“尚无发现异常……不过斥候回报说,关中往东,往南迁徙的人流明显增多了……”

    斐潜默然,目光眺望向了长安,为了保持部队隐蔽性,也为了尽可能顺利的解决战斗,斐潜并没有大张旗鼓的打出旗号,因此关中的人不知道斐潜已经南下,而是见势不妙,纷纷逃命避祸也就在所难免了……

    就在此时,几名骑兵从前方拍马而来,踩踏得路面雨水泥水四溅,翻身下马,急匆匆几步来到了雨棚之前拜道:“启禀君侯,于六十里外遇一行十二人,言称乃君侯旧识,前来寻访君侯……”

    斥候一边说着,一边将怀中带来的名谒取出,呈了上来。

    “旧识?”斐潜皱着眉,接过了名谒,“关中某何来旧识?”

    一旁的庞统穿着刚刚拧好的皱巴巴的外袍,好奇的将脑袋伸了过来,一看之下,不由得笑了,说道:“哈哈,君侯,喜事来了……”

     (责任编辑:admin)
织梦二维码生成器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分隔线----------------------------
发表评论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严禁发布色情、暴力、反动的言论。
评价:
表情:
用户名: 验证码:点击我更换图片
栏目列表
广告位API接口通信错误,查看德得广告获取帮助
推荐内容
广告位API接口通信错误,查看德得广告获取帮助
广告位API接口通信错误,查看德得广告获取帮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