织梦CMS - 轻松建站从此开始!

免费小说

当前位置: 主页 > 要看小说 >

荡宋_ 第二百一十章偷撕广告-

时间:2021-04-23 13:46来源:网络整理 作者:采集侠 点击:
贼大胆小说荡宋 第二百一十章偷撕广告在线阅读。
广告位API接口通信错误,查看德得广告获取帮助
    梁川说了两句广告词让孟良臣写,何保正拿着蚊香让他在纸上临蓦,还别说,这个小子用一杆小小的毛笔画的这蚊香还真是高度还原,地上还有几只死蚊子,有模有样的,至少观众一看就这个一圈圈的东西是专门用来勲杀蚊虫的。

    广告不能只做一个,得多画几张多贴几处,才能达到范围效应。这又没复印机,每一张都得重新画来,孟良臣提起笔的时候,周围的气场瞬间一变,人的精气神焕然一新,全部投入到创作当中,那每一笔都经过千万次的锤炼,写出的竟然都有点相像。

    趁着孟良臣创作,梁川继续翻着他的珍藏,刚刚那本太平治迹竟然是两任宰相的珍藏,梁川看过的时候心里就浮现一种猜想,能得到两朝巨宰的阁中高藏,会是一个泛泛之辈吗。。应该不是一个普通的穷书生吧。

    再上下打量了这些书籍,一本书籍映入梁川的眼帘,梁川看到这本书时如遭电击,身体微微有些颤抖,连灵魂都有点飘乎,呼吸有些急促,因为这本书上正写了三个正楷大字——推、背图!

    对啊!梁川怎么就没想起这回事,古代流传到现代的许多预言古书,现代人都对之嗤之以鼻,认为是书友胡诌,瞎编乱造扰人听闻的歪门斜书,其预言事实其本是先发生而后臆造,根本不足为论。可是这事情发生之前的预言说的究竟是怎么样的,难道。。。

    这本书的名头实在太他娘响亮了,不少文人墨客对他进行了既合情理又让人匪夷所思地各种解读,最后只有得出一个结论,邪门得狠!

    梁川怔怔地站在书架前,内心做着激烈的搏斗,他的手像雕塑一样放在空中放了半天,迟迟没有放手去翻书,也没有收回来。两世为人的他经历过两次不可思议的奇遇,一样发生在自己身上,一样发生在高人令狐川家中,两次都让他对神学道统充满了敬畏。

    他以前是个彻底的无神论者,现在嘛。。

    如果这推、背图是真的,那么是不是意味着这个世界上真的存在着超自然的力量,而他,还有回来原来世界的希望。

    梁川在原来世界没有娶妻连女朋友也没有,可是他的父母还健在,他在夜里抱着艺娘的时候,常常在幻想,要是能把这个漂亮媳妇带回家给父母瞧瞧就好了。。

    强烈的好奇心驱使下,梁川神不知鬼不觉地翻开了这本魔障,扉页里就两个名字,左边袁天罡,右边李淳风!真是他们两人写的这书,西游记里的奇幻故事没想到有一天会发生在梁川的身边。

    梁川的呼吸越来越急,紧张得连自己的心跳都能听得一清二楚。他没有看前面的内容,因为那些都已经发生了,这验证这本书的真实性,只有看还未发生的!也就是最后的几个卦象,只有梁川能理解的这几个卦象!

    “第叁象谶曰:日月当空 照临下土 扑朔迷离 不文亦武。”

    “第叁十五象谶曰:西方有人 足踏神京 帝出不还 叁台扶倾 ”

    第叁十玖象谶曰:鸟无足 山有月 旭初升 人都哭。。”

    光是翻到这两页梁川的眼前已经一片乌黑,脑袋一片空白,耳朵里全是耳鸣之声。因为他知道这一段历史的秘辛,所以他仅仅是看字面的意思就能理解这两个卦象说的内容。

    第三个不说只要是活在二十一世纪的人,接受过九年义务教务只怕都了解,日月当空照历史上说的有且只有一个人,中华历史上的第一个正统女皇——武曌武则天。

    帝出来不, 叁台扶倾说的是清末咸丰帝逃到热河后于次年病逝于热河,左宗棠、李鸿章、张之洞三位洋务派代表人物扶大厦于将倾。而旭初升,人都哭,刚是所有中华儿女的悲怆岁月。

    历史的车轮不因自己到了这个时代而发生偏折,它就像洪流滚滚而去,大势之下,每个人在历史里的命运已经是注定的了。。看来推、背图说的没错,自己的历史也与史实一致,并没有因为自己这只小蝴蝶的穿越而发生效应变化,这样的话,那自己算是看过攻略的人,是不是做弊?

    那也没办法了,穿越本身就是开挂了,还讲个屁公平,来都来了,就要玩他个精彩!自己上辈子没有好好地快意人生,看看这个大世界,这一世自己有着信息不平等的优势,哪里能错过这种好机会!

    孟良臣在梁川出神之际,很快就画好了几副梁川要的广告,纯手工制作,字迹俊逸有力,图像唯妙唯肖。何保正美滋滋地拿着这图纸,连在一旁发愣的梁川的都顾不上。

    第二天何保正熬了一锅米糊,里面加了一些葛根粉,在温火上熬到浓稠,这样的米糊粘性十足,过年的时候,家家户户都是这样贴春联的。何保正拿着米糊先是在凤山万达店外面的墙壁纸上贴了一张,接着两个自己送蚊香的酒楼贴了一张,沿街商铺贴告示的角落也贴了几张,然后才高高兴兴地回到何麓。期待着这蚊香的知名度能高一点。

    可是不知是意外还是人为,第二天何保正送叶小钗到店里,刚卸牛车上的竹编,抬头一看,自己昨天贴的那张广告竟然不翼而飞了!昨天自己亲手贴的,而且米湖也是自己调配的,粘性应该没有问题,昨天也没起大风啊,怎么会不见了。

    何保正到了下亭楼和大地酒楼,还有街面上自己贴广告的地方一看,才发现凡是自己贴的广告全部消失不见!何保正大怒,难道是有人看自己的生意做的红火,故意跟自己过不去!

    要是一梁川掉了还说得过去,这所有的蚊香广告都出问题了才是大大的有问题!梁川站在贴广告的地方,插着腰骂了半天,将坏事者的几代祖宗问候了一个遍,就是没有人站出来。何保正想了一会,自已没办法,驾着车奔回何麓与梁川说了这件事。

    梁川思虑再三也觉得这件事肯定不是偶然,背后一定有什么见不得光的事。为了确认这事的偶然性,梁川让何保正再去求了孟良臣,让他再画两幅广告,这次不用多,两幅就好。如果是有人诚心捣乱,那么就算是一幅,也还会被撕走!

    次日何保正在万边店门口就贴了一张,然后让叶小钗帮忙看一下,谁知叶小钗卖了一批竹筐的功夫,墙上的广告就又被人撕走了!

    “躲躲藏藏算什么好汉,有本事想要这纸的就来找老汉要,老汉多得是!” 店外人流穿行不息,可是何保正骂破了喉咙就是没有人来应一声。

    无奈何保正只能将最后一张广告贴了上去,然后亲自出马,抄着自己的牛鞭,在店外的拐角处猫起来,冷眼观察着万达店墙上的动静。

    不多时就有一个散发披凌的青年人鬼鬼祟祟地到广告前,看不清容貌,一张装束邋遢不堪。这个青年看了一下四处无人,上下其手,麻利地开始揭墙上的广告!

    “我让你撕!”何保正扬起牛鞭,斜刺里从拐角处闪出,抡圆了小臂,狠狠地朝这个青年人鞭了下去,这个青年人手上正撕着广告,还没反应过来,头上结结实实地就吃了一鞭子,手捂着头疼得直呲冷声。

    何保正一击得手,准备痛打落水狗,手再次扬起来,地上的这个青年人被打得吃疼连忙喊话:“泰山大人,是我啊!”

    什么!一声叫唤直击何保正的心坎,会这么叫他的除了那个自己女儿不争气的混子相公何长贵,还有谁?

    何保正扯过何长贵的肩膀,另一手用牛鞭撩开他的散发,脸上油污横淌,眉宇间细看,果然是自已巴不得死在外头永远不要回来的女婿何长贵!

    “你还有脸回来!你害得玉娥和春花好苦啊,你拍拍屁股自己去外面逍遥这么些年,连一个子也没有寄来过,你老婆和孩子差点揭不开锅饿死在我家门口,你他娘的还有脸回来,老子我今天不抽死你!”

    不说还好,何保正越说越气,这个不争气的东西骗了自己的女儿后,害得自己女儿饥一顿饱一顿,生活没有着活,跟了李二花后才活得像个人样,这一切全是拜这个混子女婿所赐,气上脑门,呼呼又是两下重鞭子,抽在何长贵的身上。

    “别打啦别打啦!”何长贵瘫跪在地上,抱住何保正的腿讨饶,“丈人公,女婿知错了,我这趟回来定会好好待她们母子,再也不去赌了!”何长贵说得歇斯底里声泪俱下,逼得何保正顿生恻隐之心,那根鞭子停在空中是怎么也打不下来了。

    怎么说也是自己女儿的男人,唉,只能认命了。

    “你今天不跟老子好好说说偷这个纸做甚,我还要你好看!”何保正不明白这个烂人女婿除了赌,骗自己儿子一起赌,还会干嘛?字都不识一个,揭这个广告干嘛?

    “这。。。”何长贵吱吱唔唔。

    “快说!”何保正动了真怒,真他娘丧啊,和自己做对的,是谁不好,偏偏是自己不成器的女婿,能不生气吗。

    “我前些日子刚回凤山, 看到你在卖这个东西,进下亭楼一问价格还不低。。我就想鼓捣一些自己去卖。。。”何长贵怯怯地说道。

     (责任编辑:admin)
织梦二维码生成器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分隔线----------------------------
发表评论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严禁发布色情、暴力、反动的言论。
评价:
表情:
用户名: 验证码:点击我更换图片
栏目列表
广告位API接口通信错误,查看德得广告获取帮助
推荐内容
广告位API接口通信错误,查看德得广告获取帮助
广告位API接口通信错误,查看德得广告获取帮助